快捷搜索:

大城市房价太高 宋卫平的小镇能否招来“城里人”-e房网

核心提示:“高房价会让年轻人生活更艰难,还让城市的很多产业发展更困难。”在9月27日举行的第六届中国价值地产年会(上海)城市论坛上,不少资深业内人士都发出这样的感叹。

  高房价会让年轻人生活更艰难,还让城市的很多产业发展更困难。在9月27日举行的第六届中国价值地产年会(上海)城市论坛上,不少资深业内人士都发出这样的感叹。

  面对*城市日益高涨的房价,不少开发商的眼光都瞄向了新型城镇化和城市群规划之下的中小城镇,蓝城、碧桂园、中天城投等不少房地产企业都开展了诸多有关小城镇建设的规划。

  记者注意到,在蓝城集团董事长宋卫平的理想中,小镇是售价仅1万元/平方米左右,产业面积能占到2/3,各类配套齐全的城市;在碧桂园董事局主席杨国强的计划里,科技小镇是房价只有一线城市1/3,却能满足人才产学研需求,留住人的城市

  在这些构想中,小城镇不仅是改变农村农业农民的平台,也是承接轴心城市外溢人口和外溢产业的理想地带。

  但这能使小城镇破除高房价施加在大城市人群和产业身上的高压?在这一轮楼市和地市的热潮中,长三角的小镇生活真的能实现吗?

  小城镇提升*城市竞争力

  无论是上半年一线城市房价竞相上涨,还是下半年南京、合肥、苏州、杭州四小龙的诞生,今年全国*城市的楼市和土地市场表现都可谓惊艳。

  截至8月,国家统计局发布的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数据显示,全国已有64个城市价格环比上涨,62个城市价格同比上涨,其中长三角城市占据比例明显偏多,上海、无锡、南京、杭州房价环比涨幅均超3%,同比涨幅超18%。

  ,以长三角为代表的房价高涨幅城市,虽然经济总量和户籍人口整体收入水平都相对较高,但体现城市人群置业能力的房价收入比数值并不协调。在2016年上半年全国房价收入比排名前十的城市中,长三角就占了4个,上海、南京、杭州、温州都呈现房价远高出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不平衡状况。

  不平衡带来的则是高房价压力,这对普通消费人群是一种生存压力。以上海为例,虽然城市规划将2020年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万以内,但高企的房价已经在近年产生了限制人口的作用。根据《2015年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5年年末,上海外来常住人口已经减少了近15万。

  与此同时,高房价对城市产业发展也施加着无形却巨大的压力。以苏州为例,综合媒体报道,仅近两年,苏州就有紫兴纸业、基石快捷半导体、诺基亚苏州工厂、普光电子技术等大型制造业企业倒闭或被兼并。伴随今年房价高涨,1~5月苏州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幅仅有4.7%。

  高房价产生的负面效应越来越明显。如果上海都市圈打通中小城市,实现教育、医疗、社保、公交等政府行政服务的一体化,且带动产业外迁,人口会自然选择将中小城镇作为生活居住地,这个时候可能这些小城镇的房价会涨,但上海的房价就不会涨那么快了。新城控股*副总裁欧阳捷在上述论坛上直言。

  在这一层面,繁荣的小城镇的确有助于缓解高房价造成的*城市人口流失、产业竞争力下滑的潜在风险。在欧阳捷看来,都市圈战略下的中小城镇发展,既符合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要求,也符合节约利用土地的原则、符合大城市生产效率更高的逻辑。

  哪些城市群才有机会?

  伴随国家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2015年已进入正式编制阶段的中国的城市群规划给开发商和置业者提供了新的选项。以围绕上海、北京、广深、成渝形成的4个*城市群为例,交通规划产业等多层面的打通,使得*城市周边的区域、一级城市与次级城市之间的小城镇,从曾经的边缘地带,化身为枢纽点和交汇处。这一改变,或能使一些实力开发商有了尝试开发的信心,也让更多人有了迁入的兴趣。

  以小镇为理想样本,今年5月宋卫平就透露,计划未来5~10年在上海、杭州、北京周边做出5~10个样本小镇。在距离市*30~50公里的地方,占地3平方公里,其中2/3都规划为农业和相关产业,90%是住宅但预计售价1万元/平方米,10%是各类配套。

  据蓝城集团执行总裁傅林江透露,绿城小镇的目的除了带动周边3~5平方公里的农业改造,就是要带动农业人口转化、返乡创业,承接大城市外溢人口,*终构成容纳达3万人的小镇。

  与此相似,碧桂园希望在全国推广的小镇模式,目前正以科技小镇的姿态在深圳周边布局。杨国强梦想中的小城镇,将是拥有垂直绿化、立体分层交通、产业能满足产学研,能吸引产业人才生活的城,更重要的是,这座城的房价,只有一线城市房价的1/3。

  一线城市的高房价是吓走不少人群和产业的重要原因,而建立在卫星城之上的小镇,天然具备土地成本低、生态环境好的优势,及至产业匹配度提升、城市通达性完善,会上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小城镇或能成为承接一线城市人口和产业外溢需求的优先领域。

  正如其所说,无论是绿城(蓝城),还是碧桂园、中天城投,都是在发展小城镇上具备既有优势的,这不是一般企业能够涉足的领域。

  很多以小镇概念开发的房地产项目*终成了空城,因为小城镇打造本身就不是开发房地产,而是一项城市建设的课题,需要备齐政府、团队、资金、机制、平台五大实施要素。傅林江直言。

  的确,记者注意到,熟练于大盘操作的碧桂园在广深、北京等大城市周边早期已有大规模布局;中天城投在贵州金融城、未来方舟等样本之上,已建立了系统的城市化管理模型;从多年的产业园区+地产开发延伸到以京津冀为主的新城建设模式,基底也可谓丰厚。

  傅林江也告诉记者,蓝城的小镇建设除了既有医疗、养生、教育等为一体的服务产业链外,还为小城镇的建设专门设立了小镇专项运营基金,具备合伙人机制等易操作模式,具有科学的标准蓝城希望在10年内打造100个宜居、宜养、宜旅的生活小镇。

  在傅林江看来,复合型的理想小镇生活不仅能在上海都市圈、长三角城市群真切实现,在经济体量和消费力支撑力足够的很多城市群,如京津冀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川渝城市群,按照以人为本的生活方式,这样的小镇生活都是可以实现的。

  实际上,上述几大企业的小城镇布局,已对这一观点有所证实,而它们的布局路线,似乎也恰巧描绘了这一轮小城镇建设的城市机会图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